首页 > 商海拾萃 > 琥珀的药用价值

琥珀的药用价值

时间:2018-11-24 13:45:11

有关琥珀药用的首次记载要追述到远古时代。当时药的主要成份来源于天然矿物质:如植物,动物和矿物等。瑞典保存的“Nicolaus Copernicus”原配方注明了有22种成分,其中就包括琥珀。阿尔波特大帝(1193年~1280年,多米尼加人,哲学家),将琥珀在六种最有疗效的药品中排名第一。

中世纪瘟疫流行时,人们用燃烧琥珀放出的烟熏作为一种防治方法。根据“Mattaus Praetorius”的记载,没有一个来自GDANSKKLAIPEDAKONIGSBERGLIEPAJA的琥珀从业人死于瘟疫。时至今日,琥珀仍在香熏疗法中被使用。多个世纪以来,琥珀被认为是一种杀毒的介质,因些人们将琥珀制成婴儿奶嘴、勺子、烟嘴和烟枪等器皿。人们还发现了在17世纪,琥珀制成的茶叶罐。

俄罗斯人将琥珀酸当作一种重要的抗酒精品药品,减少人们对酒精的迷恋。

关于琥珀药用最早的记载要追溯到远古时期。最早的医学只使用能从自然中获得的成分:植物、动物和矿物质。

由于琥珀本身带有电磁性的特征,人们对它十分感兴趣。

关于琥珀医学的发源,学者们众说不一。有的认为是在古埃及,另一些认为是古希腊的医师。从法老王木乃伊皮下找到的琥珀块证明古埃及人就懂得使用琥珀作为防止细菌侵袭法老王遗体的一种药剂。而最早关于琥珀药用性质的文字记载是出自医药之父希波克拉底(前460~前377)的著作。古希腊的凯里斯特雷塔斯陈述道:紧紧围绕脖子戴上一串用细皮带或是绳子穿起的琥珀珠链,在一些严重头疼、咽喉炎和脖子疼的病例中起到了缓解病痛的功效。而佩戴琥珀手链对风湿病和关节炎病人有益,还可以减轻疲倦和劳累。用相当大的一个琥珀块在身体上进行摩擦可以得到类似的治疗效果。

在中世纪,欧洲的医师将琥珀开在药方中用于治疗溃疡、偏头痛、失眠、食物中毒、黄疸病、不孕症、疟疾、气喘、痨病、肿瘤和其他疾病。在沙皇时期的俄国,人们认为佩戴琥珀制成的项链可以让病痛远离自己和孩子们,而孕妇佩戴琥珀项链可安胎,有助于顺利生产。在德国,小孩子在脖子上戴着琥珀项链为了能让他们没有疼痛地长出坚固的健康的牙齿。而在19世纪的药书中,我们几乎能找到关于琥珀治疗各种疾病的记载。

以琥珀为主原料的香油、香膏,还有将琥珀放入酒精泡出的浸剂可以用来外敷。各种以琥珀作为主要成分的调和物还被广泛用于治疗甲亢、呼吸道疾病、支气管炎、哮喘、心脏病、高血压、膀胱和肠胃疾病以及血循环系统中的一些疾病。

人们相信药品中琥珀酸的含量越多越好。在瑞典保存着由尼古拉.哥白尼研制出的一个含有22种成分的独创配方,其中就包含琥珀。

15世纪的G.Agricola,是著名的矿物学家和医生,他使用干蒸馏法提炼出琥珀酸。干蒸馏法(通过在真空中加热琥珀进行)将琥珀分解成为酸、油和松香,所有这些成分都是特别宝贵和有益的。

按科学的检测方法,琥珀含有3%8%的琥珀酸,这种药用成分被用于现代医学。琥珀酸主要集中在琥珀皮中,也即是琥珀矿石的最外层。因此,琥珀原矿石、未经抛皮或是轻微抛皮的琥珀制品(项链、手链和吊坠)可以被拿来治疗和杀菌。

最新科学研究证明,琥珀酸对人体器官有着积极的影响。它能增强免疫力、使人精力充沛并保持体内酸性的平衡。现代细菌学的倡导者对琥珀酸进行过仔细的分析:188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德国细菌学家罗伯特?科赫肯定了琥珀酸的正面影响,他发现琥珀酸的残余物在人体内的堆积不会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甚至是服入了过量的琥珀酸也是无害的。

现今社会崇尚自然医学,用琥珀作为成分的药品化妆品变得更加普遍。尤其是在美国和俄罗斯生产加工着十余种含有琥珀酸的有效药,并获得了专利。琥珀酸有着抗人体细胞老化的特别的药用价值,人们用它作为钾离子的抑制剂(减缓或是终止)和抗氧化剂。经过科学分析,琥珀酸可以称为现代的青春不老药。琥珀酸对运动员有着很高的价值。它是均衡身体机能全面发展的调和剂。在其它植物中也曾发现过琥珀酸,这是一种不可缺少的食物成分。但是因为自然界里很难找到它,时常出现琥珀酸缺乏。甚至拥有高酸的,未成熟的桑葚、胡萝卜和大黄茎中含的酸都比波罗地海琥珀少1000倍。

非常有趣,琥珀酸无法在任何一种类似琥珀的树脂中被发现。而更有趣的是琥珀产于世界很多地方,但是任何一个区域的琥珀都没有波罗地海的琥珀含琥珀酸的含量高。

使用干蒸馏方法提炼出的琥珀酸呈结晶状,可以很轻易地溶解在温水中。所以它可以被用做食物添加剂。琥珀酸具有能刺激人体器官发展和正常机能的(最常见的琥珀酸钙盐、琥珀酸钾盐、琥珀酸钠盐)功效,这种特质也被医学界广泛使用。琥珀酸对于长期卧病和受重伤之后的恢复有着良好的效用。它使病人有可能恢复对疾病的免疫力,也能使人注意力集中。

俄罗斯人把琥珀酸作为一种重要的戒酒药,它可以减轻对酒精的依赖性,更有趣的是它可以迅速中和摄入的过多酒精。一颗大约含0.1克琥珀酸的药丸大约在15分钟内就能使醉酒的人恢复正常能力。

琥珀油是公认的对所有风湿病痛有效的药物。吉亚卡摩?范特仕(罗马教皇的使节)在1652年的游记中这样描绘道:用琥珀制成了一种非常贵重、强效、味道苦涩、质感浓稠的油。我从完成提炼这种油的发源地格坦斯克带回这种油调配的药方,它有着非常有益的功效。用白色琥珀制作成的琥珀油尤其珍贵……”琥珀油能迅速地渗透到皮肤下,深入到细胞组织中,发挥它的效用。它能促进血液循环,减轻肌肉疼痛。

在东方医学中,正是因为超强的杀菌和带静电的有益功效,琥珀被广泛用于按摩。

琥珀经过干蒸馏法后还产生出另一种产品——松香。它不仅被使用于高品质的浸渍和焊接,而且一直被制成清漆用来加工弦乐器。

琥珀在头疼区进行逆时针按摩1015分钟,头痛的症状会明显减轻。

俄罗斯的医生和科学家这样描写琥珀疗法:

1、内服:琥珀酸和琥珀酸盐的粉末及酊剂都可以;

2、与蜂蜜做成栓剂;

3、吸入法(燃烧琥珀的烟);

4、外用:药膏、琥珀油、膏状药物、使用琥珀粉按摩、使用磨光的琥珀块按摩、用带有琥珀针头的针进行针灸疗法、在室温或是3738℃条件下用琥珀石进行沐浴、佩戴琥珀首饰、护身符、项链和手链。

阿尔伯特(11931280),多米尼加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在他的著作里琥珀被列为最有效的6种药物之一。酊剂是在同一时期发明的,它的基础液体是啤酒、葡萄酒或水,也加入了琥珀作为主要成分,对于治疗胃疼和风湿痛很有效果。其间从来没有过关于琥珀副作用的记载。

中世纪时可怕的瘟疫弥漫在欧洲的各个城市当中,给居民带来无尽痛苦和灾难。人们将琥珀燃烧,散发出烟雾香薰,作为预防瘟疫的手段。就如马特哈尔屋斯?普拉耶托鲁斯记载:没有任何一名来自波兰格坦斯克(波兰城市)、克莱佩达(现为立陶宛港口)、哥尼斯堡(现在俄罗斯琥珀之都加里宁格勒)或是利耶帕亚(现在拉脱维亚港口)的琥珀商人死于瘟疫(1680年)。琥珀熏蒸仍然在芳香疗法中被使用。

琥珀的药用价值较它的其他特质更早为人们关注。第一本关于琥珀的专论《琥珀历史》(1551年)和波兰第一部关于琥珀的专业论文都是医生撰写的,因为琥珀的药用价值最具代表性,他们本能地察觉到琥珀的预防治疗价值。

琥珀几百年来被用做杀菌消毒,它被做成婴儿的出牙嚼器、调羹、烟嘴过滤器和烟斗。17世纪时还出现了琥珀做成的茶叶罐.

现代研究表明,琥珀的微粉化可以促进人体器官对它的重点消化吸收。最简单的办法是将琥珀粉擦到脸上,之后会有明显的感觉。

今天我们周围的生活环境受到各种污染,这使得人体细胞间自然能量的转换和流动受到很大阻碍,这些阻碍影响细胞的新陈代谢并且削弱了人体的免疫系统,但是来自琥珀的自然力量可以刺激细胞更新。这一点被加里宁格勒的医生尼卡拉耶夫?马斯可夫在2002年证实了。他将用天然高纯琥珀制成的优质琥珀粉擦在人体的疼痛处(头、脊骨、甲状腺、胸和四肢),获得了迅速和有效的治疗效果。